列印時間:110/12/09 10:16
:::

加入資料夾:

最高法院民事判例

依據司法院於民國108年1月4日修正、同年7月4日施行之「法院組織法」第57條之1,「最高法院於中華民國一百零七年十二月七日本法修正施行前依法選編之判例,若無裁判全文可資查考者,應停止適用。未經前項規定停止適用之判例,其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
裁判字號:
30 年渝上字第 441 號
裁判日期:
民國 30 年 04 月 21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77 年民事部分)第 214、354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87 年民事部分)第 226、392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92 年民事部分)第 220、382 頁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民事部分)第 191、335 頁
最高法院判例全文彙編-民國20年~38年民事部分(20~30年)(105年
10月版)第 192-193 頁
要旨:
不動產之出賣人於買賣契約成立後,本有使物權契約合法成立之義務,系 爭之買賣契約,苟已合法成立,縱令移轉物權契約未經某甲簽名,欠缺法 定方式,但被上訴人為某甲之概括繼承人,負有補正法定方式,使物權契 約合法成立之義務,自不得藉口該物權契約尚未合法成立,即請求確認買 賣契約為不存在。
編註:
1.本則判例,依據最高法院民國 105 年 8 月 23 日 105 年度第 12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案號加列地方簡稱。 原案號 30 年上字第 441 號改為 30 年渝上字第 441 號。 2.本則判例,依據民國 108 年 1 月 4 日修正,108 年 7 月 4 日 施行之法院組織法第 57 條之 1 第 2 項,其效力與未經選編為判例 之最高法院裁判相同。
資料來源:全國法規資料庫